部分景区最大承载量偏大 游客到达才知门票停售_国内游_景点景区_四川旅游_四川热线

部分景区最大承载量偏大 游客到达才知门票停售

   日期:2013-10-07     浏览:98    评论:0    
核心提示:成都商报记者 王游之 黄金周 新现象1 新法:景区可以采取发布公告、提前预订门票等办法,避免超过最大承载量 新问题:最大承载量

成都商报记者 王游之

 黄金周

 新现象1

 新法:景区可以采取发布公告、提前预订门票等办法,避免超过最大承载量

 新问题:最大承载量是否准确?已有客流量公布了没有?

 黄金周

 新现象2

 新法:不得安排另行付费旅游项目。但是,经双方协商一致或者旅游者要求,且不影响其他旅游者行程安排的除外

 新问题:旅行社过于谨慎,游客主动提议增加项目也一律拒绝

 国庆长假即将结束。今年的黄金周旅游,因为首次有了《旅游法》保驾护航,除了同样的人挤人外,还是有了一些新气象。

 新华社报道,2日,南宁机场57名游客滞留。这些游客本计划2日凌晨赴韩国旅游,由于旅行社送护照的车辆发生故障没有及时送到,导致游客滞留机场十余小时。最终,旅行社全额退款,并支付每人4000元赔偿金。南宁中国青年旅行社一名工作人员说,这就是《旅游法》的“威力”。“如果在前几年发生这样的事,旅行社一般会赔偿每人500元至1000元。”

 不过,在《旅游法》发挥威力的同时,一些单位执行不到位,甚至念歪经的情况也随之出现。

 《旅游法》规定:景区接待旅游者不得超过景区主管部门核定的最大承载量。但记者调查发现,景区公布的游客最大承载量虚高,实施效果存疑。

 虽然《旅游法》明确规定不得安排自费项目,但也留下了余地。旅行社却因怕担风险,拒绝了游客合法的需求。

 国庆节前夕,四川旅游政务网公布了省内4A级以上景区的最大承载量。其中,九寨沟景区最大承载量为4.1万人,峨眉山景区的最大承载量则为5万人。近郊景区的承载量具有明显的优势,以街子古镇为例,最大承载量可达到12万人。不过,成都商报记者在最近几天询问各热门景点的售票情况时发现,黄金周旅游景区的现实承载量,比理想中的最大承载量更为“骨感”。甚至出现了“明明6000人的最大承载量,只卖2000张门票”的事实。

 公布承载量偏大,而实际上运力不足、配套设施不完善,让部分景区在达到最大承载量之前,就已经让游客深感其苦。

 最大承载量

 目前很多景区单纯以游客与空间的密度比来计算承载量

 实际承载量

 很多硬件配套没被计算进承载量。配套不够,游客还是觉得挤

 螺髻山

 索道运力不足 承载6000人只卖2000票

 “5点起床,6点到螺髻山门口,排队2小时8点买到门票,继续排队一个半小时坐上景区大巴往山上开,来到乘坐索道处继续排队,直到中午1点才坐上索道。”3日,新浪微博网友“@棕熊的土拨鼠”在微博里吐槽自己的螺髻山之行。而他其实还算幸运,微博里,9点才到螺髻山山门的网友“@青春的bonbon”连票都没买到。

 螺髻山是凉山州境内的一个4A景区。3、4日两天,该景区的门票都在不到一个小时内被一抢而空,景区只好在数十公里外的路上竖起警示牌“闭门谢客”。成都商报记者从螺髻山旅游景区管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过去几天,螺髻山景区都是满负荷运转。2000张景区门票,早晨7点半开始售卖,不到8点15分就全部售罄。“索道载客量将游客挡在了山外,此前公开的6000人最大承载量是景区的最大容量,要等我们年底新索道改扩建完成后才能达到。”

 记者了解到,螺髻山上的单边索道,一次只能搭载两名游客,而单程需要45分钟时间。由于山高路陡,多数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山。“索道的承载量存在瓶颈,也制约了景区的游客数量。”

 峨眉山

 车位不够 约为最大承载量的三分之一

 10月1日长假第一天,峨眉山景区就在其官方微博上向游客发出交通快报,告知游客“峨眉山景区内的停车场已经饱和,请转乘景区旅游观光车上山。”据峨眉山景区管理局通报,3日,峨眉山景区接待游客数量约为3.3万余人,虽然没有达到5万的最大承载量,但1.7万个停车位早处于饱和状态。景区不得不对私家车进行交通管制。

 作为市内热门景点的武侯祠,赶在今年“五一”前,新修了地下三层停车场,这一设施扩建项目使景区新增了800个车位,即便如此,景区宣传营销部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也不能完全满足自驾游客的停车需求,只能说比以前要好。”武侯祠、锦里国庆长假期间每日的游客数量几乎都在1万人以上。

 九寨沟

 景区内客车数量不够转运游客

 除了遭遇停车难,景区内部的客运系统也成了制约景区承载量的又一瓶颈。在2日的九寨沟景区游客滞留事件中,一大诱因就是大量游客涌入景区,同时个别游客行为不够冷静,强行拦车,导致整个景区客运系统近乎瘫痪。

 国庆期间,出游峨眉山的新浪微博网友“@0葡小萄0”在微博里晒了一组在峨眉山排队等车的图片,随后,峨眉山景区在其新浪官方微博里转发了该微博并建议游客“可以选择先去峨眉山低山区和中山区游玩一下,等压力缓解之后再去高山区游玩。”

 据悉,峨眉山景区的观光车数量大概在300辆左右。而峨眉山景区咨询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观光车载客量多在32人左右,也就是说,它们全部投运时可承载约万人,但2、3、4日三天,景区的游客却达到了3万人以上。“观光车的游客运送量是制约游客上山的瓶颈,最近几天在雷洞坪排队下山的游客排队时间都在两小时以上。上面的游客下不来,山脚的游客就不敢放行。”

 景区承载量是怎么算的?

 大多只考虑了空间容量

 对于目前各大景区公布的承载量,一位在锦里游览的大学生昨日直言道:“我不太相信,因为不知道它是怎么算出来的。”

 而实际上,据四川省旅游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热门景点的最大承载量确实还没有一个公开的测算依据和标准,“计算标准不一致有可能是导致最大承载量‘虚高’的原因之一。实际上,旅游容量包括空间容量、设施容量、生态容量和社会心理容量四类。而目前,景区大都是从空间容量、设施容量等角度计算日极限容量,很少考虑游客的心理感受,所以会有游客觉得公布的承载量偏大;有些景区计算承载量则没有考虑周边配套设施,比如道路、停车场的承载量。”

 该负责人介绍,“随着游客群体等多重因素变化,比如现在自驾车的游客多了,景区原来的数据已经不可靠了。最重要的还是形成一个比较科学的核定标准,最大承载量的计算应该多重评估,及时更新,不断调整。”

 新闻链接

 多数景区客流未公布

 游客到景区才知门票停售

 国庆长假期间,各地陆续发生景区容量超载问题。据媒体报道,河南云台山、湖南张家界、山东崂山、贵州梵净山等景区都出现了接待人数超载、游客滞留问题。在四川省内,九寨沟、毕棚沟、达古冰山、螺髻山等景区也在3日当天达到了游客最大承载量,纷纷暂停售票。

 与暂停售票相对应的是,不少游客到了景区山脚下才得知情况,不得不被拒之门外,新浪微博网友“@奔跑的小天真”4日一早发微博抱怨,“我们的出行什么时候可以不靠猜测?我们景区的预警可不可以更具体、全面和持续?”

 记者发现,虽然省内4A级以上各景区在节前相继公布了游客最大承载量,但对于《旅游法》中的提前预判并公告可能出现的客流超限一事,各景区并没有积极响应。

 昨天下午,记者登录了四川省内8家5A级景区的官网,发现仅九寨沟一家景区对“十一”假期的售票情况进行了及时公布并对客流量进行了预测,其他景区都没有在官网公开游客人数,更难见客流量预测。很多景区仍是惯性思维,没有重视预警情报体系。

 实际上,在2007年,媒体就报道了140余个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有足够的能力对景区内客流量进行实时监控和有效管理,公布人数并不是难事,只在于是否愿意。但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及时发布景区内客流量的信息,多数景区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说穿了还是怕吓走游客,有经济利益方面的考虑。”

 相关链接

 国外怎么治理景点拥堵

 华东师范大学旅游系主任楼嘉军指出,公布最大承载量并非目的,而是要科学合理疏导大客流,对此,对旅游景区的管理应加强综合协调,解决门票预约制度覆盖少、预警机制不完善、线路规划不科学等制约公众旅游体验的“短板”。

 和国内相同,国外的热门景点也同样面临着景区游客过多的问题。在一些旅游业发达的国家,常会使用提前预约、限制人数和参观时间等方式,避免暴堵让游客心情大打折扣。

 1、预约制

 为预防景区人满为患,景点会采取提前预约的参观方式来控制人流量,有的景区甚至采取实名制预约来防止黄牛倒票。

 以秘鲁著名景点马丘比丘为例,世界各地每年有60多万游客慕名而来,但出于保护文物的目的,马丘比丘采取实名制预约的方式来控制人流量。如果没有预约,绝对不允许参观。一般旺季至少要提前一周才有可能预约成功,即使在淡季也要提前两到三天预约才能参观。此举也给游客带来便利,因为游客可以随到随入,而不用花时间排队购票,大大提高了参观效率。

 2、双限措施

 “双限制”即采取限制人数、限制参观时长等措施来防止拥堵。

 参观马来西亚吉隆坡双子塔是免费的,为了避免涌入塔内人数过多的情况出现,双子塔就使用了双限制的方法。参观双子塔的游客一般提前半小时分批领票,票面上注明进场时间和参观的时长等。除了限制人数外,每个人参观的时长会限制在15分钟以内。

 3、通票制

 在罗马和巴黎等知名旅游城市,都采取通票制。通票一般分为“一票多地”和“一票多日”两种。

 “一票多地”是指一张通票可以参观多个景点,当游客发现某景点人数太多时,可以先去其他景点。而持“一票多日”通票的游客如果发现景点游客较多,则可以选择“改日再来”。同时,通票可以在机场、商店、代购点等处随时购买,避免游客排队购票浪费时间。

 
打赏
 
更多>同类四川旅游
0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